水墨染

Look at me.
能被人喜欢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呢
更新有不确定性...
以及不知道脑洞啥时候有/
满地打滚求评论啊喂!(泥垢
想要自己的小粉丝......。
撸的文章不如章的狗作者......。

《全职高手》·意外

#ooc与私设共齐飞  

#狗作者的作者还没怎么动然而假期已经过了半QAQ

#时间八九十年代的样子嗯,那个时候貌似有军事机票的我记得,至于叶麻麻强大的接受能力....../望天

#有啥地方不对就当私设......吧/望天


许博远提着行李登上飞机,心里有些忐忑。隐隐觉得这一趟行程过后,有什么东西会发生改变。

  找到位置坐下,许博远拿出一本尚未看完的书籍,翻开坐着标记的那一页,继续读了起来。

  刚翻了几页,许博远察觉到有个人在盯着他看。奇怪地抬头,一个一身绿色军装的男人正低头看着他。

  “?”许博远茫然。

  男人勾起一抹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你就让我一直站着?”

  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打火机,男人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叼着烟头示意着许博远旁边的空位。

  “啊?哦哦。”许博远这才反应过来,侧着身给男人让了个位置。男人拎着一个行李包进去,把行李包随手放在了脚边。

  许博远偷偷瞟了一眼男人,正巧对上男人有些好笑的眼神,立马收回了目光看着手中的书籍,假装自己在认真看书。

  只是好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心脏跳的如此剧烈?

  男人“啧”了一声,弹了弹快要掉落的烟灰。

  流里流气的,还抽烟,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许博远想。

  捂了捂胸口,想要让心脏跳的不要那么剧烈。许博远试图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书籍上,但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许博远“啪”的一声,合上了书籍。闭上眼睛准备假寐。

  旁边的男人轻笑了一声,说:“许博远?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我说说啊。”

  “?!”许博远猛地睁开眼看向旁边的男人,“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里写着啊。”说着,指了指被许博远随手放在座位扶手上的凭证。

  “......”许博远默默地把凭证折好收进了口袋里,暗骂自己怎么这么大意,随手把东西乱放,还被一个不像个好人的人知道了自己名字。

  “没什么。”许博远回答着男人的上一个问题。

  “好吧,作为交换,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把你的行程跟我说说?”

  许博远很想翻个白眼,这能叫做交换?!呵呵,鬼才理他。

  “啧,我叫叶修。我要去见完成一个任务,然后再见见我媳妇儿。”叶修自顾自的说着。

  媳妇儿?

  许博远看着旁边的这家伙,难以置信,谁的眼光这么差居然看上这种货色?说起来,叶修这名字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不过心情怎么更烦躁了呢......?

  要说叶修长得并不差,算得上帅气,只是有些嘲讽,但却掩不住眉眼中闪烁着的强大自信。再加上一身军装,整个人有点军痞的味道。

  许博远在心里猛翻白眼,但还是不情不愿的回答了叶修的问题:“被母亲赶去找一个伯母。”

  叶修脸上的笑意愈发扩大,眼中闪烁的是势在必得的光芒。

  “哦,这样啊。”

  许博远偏过头,看到叶修笑眯眯地看着他,觉得脊背有点发凉,就好像自己是被猎人锁定的猎物一般。

  “长官。”一个声音忽的传来,许博远抬头,看到一个表情有些羞涩的军人对着他旁边的叶修行了一个礼。

  “哟,小周啊。下午好。”

  被称作小周的羞涩军人点了点头,走到后面坐下。

  然后陆陆续续的上来了许多军人,大都都向叶修行了礼。也有个别是笑着打招呼的。

  许博远其中记的最清楚的是一个面无表情一脸凶相的男人对着叶修哼了一声。

  然后许博远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冲着叶修冷哼的那个男人,似乎是军陆战队的一个高官。

  原来他旁边这人的地位,居然这么高么。许博远一脸复杂。

  两人皆是无言,又上来了一波普通群众和军人,有的坐下,有的把行李放置在地上,站着。

  飞机很快起飞,军用飞机咆哮着升空,卷起强劲的气流。

  一路上飞的很快,许博远有些眩晕,蜷缩在座椅上,叶修注意到许博远难受的样子,递了一瓶薄荷油。

  许博远抬起眼皮,道了声谢谢,却没有接过薄荷油。

  叶修旋开玻璃瓶盖,倒了一些在指尖,不容许博远拒绝,修长的手指就附上了许博远的太阳穴,划过有些敏感的耳廓,叶修看着渐渐变成粉色的耳朵,低声笑了笑。

  然后从军装口袋中拿出一盒薄荷糖,示意许博远吃。

  许博远犹豫了一下,从铁盒中拿起一粒放在口中。

  清凉的薄荷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驱散着眩晕感。许博远看着叶修专注看着他的眼睛,脸一红,连忙低下头来。

  机长提示即将到达目的地,请大家做好准备,许博远把一直放在膝盖上的书收好,叶修看着许博远收好书,飞机降落。

  两人一同下了飞机,许博远后知后觉地发现叶修走在他身后,他往左边走几步,叶修就走几步,往右边走几步,叶修也往右走几步。

  “你跟着我干嘛?!”

  “就这么大点儿地方,我还能往哪儿走?”叶修笑道。

  “......”许博远发誓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罢了罢了,不理他。

  许博远哼了一声,寻找着伯母的身影。

  “小许!”一妇女站在出口处挥着手,许博远高兴的走了过去,喊道:“伯母!”

  “哎呀好久不见啦小许,怎么瘦了?”伯母捏了捏许博远细白的胳膊,道。

  “没有啦。其实我胖了来着。”

  “妈。”忽然突兀的插进来了一句话。

  这略带嘲讽的声音,怎么听着这么熟悉......?

  许博远转头,看见了叶修。

  ?!伯母是叶修妈妈?!!Excuse me?!

  许博远没说的一点是,之前他向家里人坦白了他不喜欢女人,然后被母亲赶去见伯母然后顺带相个亲,相亲对象就是伯母家那个同样坦白了的,据说跟他小时候还是非常要好的朋友的进入部队很有出息的儿子。

  许博远有些错愕,记得伯母只有一个儿子啊,如果叶修是伯母的儿子,那么他指的媳妇儿是......?

  我?!

  什么鬼!

  联想到叶修在飞机上对他的各种行为,许博远似乎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解释。

  敢情那家伙是早就知道吗!原来就他一人蒙在鼓里?!

  许博远呵呵一笑,叶修好笑地看着自家傲娇了的媳妇儿,扳过许博远偏向一边儿的脑袋,按住,搂进自己怀里,低头吻了下去。

  一吻结束,许博远满面潮红。

  一旁的伯母哎呀出声:“你们也注意点儿形象啊,大庭广众下的。”

  叶修道:“没办法,太久没见了,想弥补一下这些年的空期而已。”



#说起来我还是比起小蓝河狗作者更喜欢叫许博远嗯

#然后就是我怎么觉得文不对题........?对没错我就是撸完再打标题的/手黄笑哭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水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