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染

Look at me.
能被人喜欢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呢
更新有不确定性...
以及不知道脑洞啥时候有/
满地打滚求评论啊喂!(泥垢
想要自己的小粉丝......。
撸的文章不如章的狗作者......。

[龙族]· 《往》2

#好久没更......。先道个歉/鞠躬


#ooc与私设共齐飞


#依然渣文笔



  三人终于成功会师,顶着枪林弹雨原路返回,找到了正瑟缩在角落的麻生真。

  路明非看着麻生真用小动物般的眼神看着恺撒,言语与动作也和以前如出一辙。

  路明非护着女孩们撤出走廊,楚子航和恺撒扫射着暴走族们,待女孩们安全撤出,四人退回走廊尽头。路明非知道铲车即将撞过来,低声提醒道:“快点撤离这里,我有不好的预感。”

  路明非不敢告诉他们铲车会来,怕自己这只蝴蝶会掀起一场风暴。

  面瘫师兄面无表情的看着路明非,恺撒看了看真,又看了看他们三人,还是点了点头:“希望你这‘S'级的预感是正确的。”

  四人沿着墙壁小心地向前移动,忽然后方传来一阵巨响——走廊在铲车的威胁下崩溃,滚滚烟尘弥漫了整个走廊。雪亮的车灯扫射着前方,而处于墙壁的他们正好在铲车的视觉盲点处。

  真带着恺撒小组穿过员工走道,走道尽头便是更衣间。下水管道便在那堵墙里。

  和原来一样,恺撒小组准备炸开这堵墙。

  恺撒从口袋中摸出最后的”柔和七星“,贡献来做炸药引信。

  当三人将简易炸弹安置好,真从衣柜中将值钱的东西拿走时,有人来了。

  楚子航在暗处瞄准了那男人,恺撒从侧面闪出,一击制住那男人。路明非一脚踢了过去,骂道:”又是你!淫贼!“说着又是一脚。

  然后,”撕啦“一声,旗袍开叉处裂开,更显路明非身段窈窕。楚子航看着妖娆的师弟,眼神游移,耳尖微微有些红。

  真红着脸站在一边,”师兄,干掉这家伙!“路明非骂骂咧咧地对着楚子航道。

  楚子航点点头,子弹上膛,瞄准了那淫贼,扣动扳机,一发子弹出膛,打中那淫贼的大腿。

  麻生真捂着嘴尖叫一声,楚子航面无表情地看了真一眼,恺撒出声道:“弗里嘉子弹,不伤人性命。”

  麻生真松了口气,看恺撒的眼神更加信任和依赖。

  恺撒点燃香烟作为引信引爆了简易炸药,下面就是下水道。

  麻生真犹豫了一下,叫住了正准备跳下去的恺撒,将一沓钱塞进了他的口袋。

  恺撒道了声谢,然后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没有再回头。

  路明非回头看了眼站在后面显得有些落寞的麻生真,然后和楚子航对视一眼,跳进下水道。

  楚子航揽着路明非的腰,防止他被水流冲走而失散。但路明非没有时间去想师兄居然搂着我的腰哎呀妈呀居然有点小害羞之类的云云,而是一直在纠结原来的“内衣破坏者”游戏并没有发生,自己这样到底算不算破坏了事情的发展什么的。

  三人顺着下水道漂了两条街然后跑回网吧偷车。

  然后路明非再一次坐在了楚子航的大腿上,歪着头把脸贴在挡风玻璃上,玻璃冰冷的温度给路明非的脸降温。半响才呐呐开口:“师兄......不用搂这么紧吧?”

  “如果你想飞出去的话。”楚子航耳尖微红,有些别扭地别过脸去,不去看旗袍娘版的师弟。

  恺撒一路飙车,中控台上的小灯忽然亮起,恺撒皱着眉接听,里面传来了略带嘶哑的男人声音,尖利而轻佻,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话,然后桀桀怪笑几声,挂掉了电话。

  “他们抓住了真小姐。”路明非开口道。

  老实说,在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时,他心里是有一丝庆幸的。幸好他没有破坏掉事情大体的走向,这样一切都尚且来得及。

  只是......可怜了真小姐。

  恺撒猛地刹住车,手指紧握方向盘,阴沉着脸原路返回。

  楚子航还是和以前一样被中途放下,从无人把守的后门摸进了网吧,上天台去营救真小姐。

  恺撒和路明非抵达网吧,看到麻生真在天台上瑟瑟发抖,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布满了伤痕。

  路明非低头不再去看,他是知道真小姐的结局的。只是他不能说,不能阻止这些惨剧,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路明非站在恺撒的身边,一字一句慢慢地翻译着淫贼和恺撒的话,握紧拳头,未修剪整齐的指甲嵌入手心,隐隐有血丝冒出,但他却不觉得疼。

  交涉终于破裂,恺撒将路明非推出车外,路明非拿着最后一支MP7,在雨中打了几个滚儿,卧姿瞄准,上膛,射击。

  这对于来自未来的他简直易如反掌,但路明非仍不敢大意,高度紧张之下,这让他做的甚至比之前更好。

  密集的子弹压制住了暴走族们的火力,恺撒从车内跳出,站在引擎盖上,冲着天台大喊道:“跳下来!我会接住你!!”

  恺撒张开双臂,夺目的金色在瞳孔中流转,仿佛要将天地间的一切罪恶都燃烧殆尽。

  他说他会接住她,她就信了。

  麻生真脱掉高跟鞋,从天台上跳下来,猎猎的风声在她的耳畔呼啸,狂风吹乱了她的鬓发,红色的旗袍在空中飞扬。她不怕。因为下面有个人一定会接住她。

  可恺撒错了。

  恺撒的指尖与少女的肌肤擦过,一瞬间仿佛听到了生命流逝的声音。

  真重重的坠落在地,恺撒听着真渐渐停止的心跳声,而将子弹打空了的路明非被暴走少年们抓住,路明非被群殴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师兄燃烧着在楼梯上滚落的样子。
师......兄......!

  他要去救师兄,这是他欠他的。以前自己没能做到找到师兄的诺言,老天现在又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那么趁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次,就由他来保护师兄!

  “你们.....真的以为我就是这种水平吗!”路明非冷冷的看着暴走族们,半大的少年被那没有温度的眼睛看着,脊背发凉,竟没有再下手进行殴打。

  “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路明非一字一句地说着,缓缓起身,一瞬间众人仿佛看见路明非身后有个笑的肆意而张扬的小孩子。

  路明非一拳击中离他最近的一个少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被他们殴打着的人现在反过来要殴打他们。

  少年们一哄而上,路明非不紧不慢的从被击晕的少年腰间抽出一把猎枪,上膛,扫射。

  以鹿弹作为了自己的屏障,路明非面前溅开着一朵朵血花。

  刚刚他不还手只是因为怕自己改变事情原本的发展而导致一切超出掌控,可现在,他改变主意了。就算改变了又如何,不过是再体验一次未知的结局罢了,但师兄,只有一个。

  围攻路明非暴走少年们倒在血泊之中,路明非将打空的猎枪随手丢在一边,去寻找楚子航。另一边的恺撒从真死去的事实中醒来,小心翼翼的将其尸体放置在一边,面无表情地走回车内,抽出一把枪就开始射击。

  路明非奔跑着,冲进燃烧着的网吧,他记得,师兄曾说过他跳进了一个浴室里才逃过一劫,按照模糊的记忆飞速前进,路明非跑到二楼,找到了正滚进浴室中的师兄。

  “师兄!”路明非冲着浴池喊道,心中安心了一些。

  路明非蹲在浴池边,看着从浴池中站起来的师兄,“师兄你没事吧?烧伤严重吗?”

  楚子航看了看路明非,缓缓道:“我没事。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师兄啊。”说着,路明非起身,朝欲爬出浴池的楚子航伸出了手。

  楚子航点点头,握住那双手,离开了浴池。

  两人双手交握,没有松开。

  路明非忽的转身抱住楚子航,“师兄......能再次看到你活着.....真好。”

  楚子航吃了一惊,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抱住了路明非。

  路明非透过湿透的衣服感受着楚子航身上的温度和强有力的心跳声,安下心来,更用力的抱紧了楚子航,楚子航感觉自己后腰的淤青隐隐作痛,但鉴于师弟现在的样子,还是不要出声提醒他自己的还是个伤患的事实。

  楚子航抱着路明非,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

  摸着师弟的毛,意外的手感还不错。

  路明非感觉着头顶的温度,将头埋在师兄怀里,闷闷开口道:“师兄,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路明非摇了摇头,没有作答。楚子航也没有追问。

  楚子航默了一下,问  “恺撒呢?”

  路明非这才想起老大还在外面。连忙松开环着师兄的手臂,脸红的低下头捂脸,自己居然抱了师兄这么久!天哪师兄肯定觉得自己他别矫情......QwQ就算自己再想师兄,也不能这样吧......可是师兄并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拒绝,还回抱了他......

  “啊.....老大还在外面。”

  楚子航颔首,没有提拥抱的事,看向远处,假装没有看见脸红的路明非,“走吧。”

  路明非跟着楚子航走出浴室,跑到网吧外的街道上,救援被暴走族们围攻的恺撒。



#后面的剧情较之原著会有所变化

#莫要嫌弃狗作者啦

#不得不吐槽乐乎!!没有断网保存功能!!!导致我前天撸好的,现在才重新码完

  

评论 ( 7 )
热度 ( 13 )

© 水墨染 | Powered by LOFTER